杂言碎语 > 终于把知乎帐号玩挂了

2022-05-15

舒服了。

本来整个帐号已经被自我冻结了。

这次翻出来疯狂对线,终于直接炸了,不是封禁,直接不存在那种了。

也罢,也算为我这段网络进程告一段落。

也算求仁得仁。

在这疯狂的岁月,将来回想一下,也不会叫唤两下的羊了。

不过知乎禁用帐号,用户都不可见了,历史文章还能看到的行为,值得狠狠tui一下。

杂言碎语 >

2022-02-09

心哀。

每个肆意妄为的中年人,其实都是有底气支撑。

只是有时候,失去了底气后,才能发现这一点。

而这时候,真不希望能意识到这一点。

振作。

负重前行。

已经没有再装作少年的本钱了。

人生苦短,

走好自己的路,为重要的人建好路,传承下去。

唯一能做,必须去做的事。

杂言碎语 > 放弃节食

2020-09-11

疫情体重反弹后,由于减少了运动量,体重迟迟降不下来,开始减少中午的食量。

从原先的馄饨或者寿司,降低到鸡胸肉+玉米+苹果,再到苹果+番茄,辅以跑代走,体重依然无法下降。

每周必然有1到2次暴食。

痛定思痛。

放弃长期的节食

可以偶尔节制下,长期节食除了折磨自己的意志以外,毫无用途。

上一波控制饮食,同样的体重能保持每周1公斤的减重。

这一拨完全压不下来,必然是策略错了。

杂言碎语 > mate 30 第一天 体验

2020-08-10

mate 30 入手了。

总的来说,体验不错。

除了google服务不好安装,想了先日常也不用什么国外应用,准备光速虚拟机解决了。

信号是真的比mix 2 强多了。

人脸识别,屏下指纹的组合也不错。

多开只能多开微信和qq也是缺点。

其他的,基本上是越用越喜欢了。

杂言碎语 > [知乎小号记录]新建了个知乎小号

2020-08-09

觉得自己在知乎情绪输出的太厉害了。

开了个不输出情绪不碰争议话题试图讨好阅读者而不是自己的小号玩。

然后发现小号会有两个问题

1.回答限制。新小号每天只有7个回答的配额,看提示每周还会有配额

2.流量问题。新小号的回答流量应该会比较少,收到的邀请也少。


然后还发现个很有意思的点。当你一直回答,回答热门问题,字数不太少又没人点赞的时候,会有知乎科技和知乎亲子之类的帐号给你点喜欢,增加你的积极性。

大好就没享受过这待遇

很有意思。

继续维护,看看后续。

杂言碎语 > 下单华为mate 30 4g版本了

2020-08-08

还是放弃小米手机了。

至少手头的mix2的体验让我不怎么愉快。

至于为什么是mate 30,主要是为了浴霸摄像头和刘海。

一方面是的确符合我的审丑。

另一方面是对称的设计让我更舒服点。

杂言碎语 > [记录]关于编程/数学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的关系

2020-05-12

记录下自己部分知乎回答的内容

很多程序员被认为情商低,就是因为思路长期模拟程序,对现实生活产生了偏差,认为世界是二元的,是非黑即白,有特定输入就一定有特定输出的,不然就是出bug的思路。

我认为,这是对认识世界能力的摧残,是缺乏辩证认识和分析社会能力的体现。
而"辩证认识和分析社会能力"是我认为的逻辑思维能力中最重要的一块。
因此,我认为,学习编程对逻辑思维能力有极大的负面作用。

我认为编程也好,数学也好,本质需要的不是逻辑思维能力,而是想象力。  

编程能力和数学的能力是需要一种能构建和想象出不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架构的能力。
所以我写代码和做数学是唯二需要用到纸笔的事情。  
通过画一些简略的图,帮助自己更好的在脑海中架构出我需要理解的东西,像脚手架一样为因为我想象力不足而摇摇欲坠的理解进行稳定和支撑。

杂言碎语 > 又又又被知乎禁言了

2020-04-24

看了知乎上提到的朝鲜信息后。

评论了句看到鑫胖妹妹,去查了下吨位。

又是禁言7天,不可申诉。

怎么说呢,没什么好说的。

这帐号早晚要挂。

自己的blog这一亩三分地还是要维护着。

不然我这么喜欢吐槽一个人早晚要被憋死。

杂言碎语 > 知乎的G点越发飘忽了

2020-04-08

继上次问你以为你也行赵被禁言一天后

今天因为评论了句社会主义接班人没错,是接着上班的人又被禁言一天,还不可申诉……

关键原帖说不是接班人是工具人的还活着……

知乎这操作真是看不懂……

杂言碎语 > 作为一个日常被黑的上海人,有些东西还是放不下

2020-04-06

上海人被黑,其实不是有了互联网才有的事情,远在网络在中国生根发芽之前,上海人在全国范围内其实已经臭名远扬了。

上海男人小气,怕老婆,吵架3小时也打不起来。

上海女人虚荣,小心眼,崇洋媚外。

甚至20年前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个系里的广东同学喝过了酒和我说 “有些人不是上海人,做的事却和上海人一样,你是上海人倒不像个上海人。”

个中味道,闻者自品。

习惯了上海人被黑,习惯了上海人自黑,在网上有时还会调侃一下,你黑的是上只角还是下只角的。

毕竟,上海的户口论含金量,在国内应该仅次于首都了。教育的好处你占着,医疗的好处你占着,连被别人说几句都不乐意,那太得了便宜又卖乖了。

但现在发现,只有一件事情,上海话,真的过不去。

最近挺火的那个训斥上海店员的视频,我看完的感受是,觉得那上海男人说的真有道理。

上海人在上海家门口一个寻常小超市被要求不要说上海话,要说普通话,太魔幻了。

平心而论,上海话,在我的生活里,越说越少,但却镌刻的越来越深。

 因为会让我第一反应上海话开口的,只剩下了身边最亲近的人,沟通着我生命中对于我最亲近的一部分人。

我自私的推己及人一下,所有人的家乡话,对于自己都有着特殊的的意义。 

 家乡话,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家乡话,是我童年时和父母和玩伴的记忆。

家乡话,纪录了我的青春懵懂,我的年少不羁,代表着我和朋友曾经的没心没肺,我对曾经傻傻的自己的埋汰和鄙夷。

家乡话,被我用来和爱人表达缠绵的心意,承载着我和我女儿的舐犊之情。

终有一日,当我去世的时候,在灵堂里对我最后的评论,不论是唏嘘,是怀念,还是幸灾乐祸,都是家乡话。

我的短短的一生,注定是一份只有我一个观众的VLOG,我只希望这配音,是纯纯的上海话。 

上海,可以是全国的,是全世界的上海。

上海话,必须还是我熟悉的那个上海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