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日常被黑的上海人,有些东西还是放不下

上海人被黑,其实不是有了互联网才有的事情,远在网络在中国生根发芽之前,上海人在全国范围内其实已经臭名远扬了。

上海男人小气,怕老婆,吵架3小时也打不起来。

上海女人虚荣,小心眼,崇洋媚外。

甚至20年前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个系里的广东同学喝过了酒和我说 “有些人不是上海人,做的事却和上海人一样,你是上海人倒不像个上海人。”

个中味道,闻者自品。

习惯了上海人被黑,习惯了上海人自黑,在网上有时还会调侃一下,你黑的是上只角还是下只角的。

毕竟,上海的户口论含金量,在国内应该仅次于首都了。教育的好处你占着,医疗的好处你占着,连被别人说几句都不乐意,那太得了便宜又卖乖了。

但现在发现,只有一件事情,上海话,真的过不去。

最近挺火的那个训斥上海店员的视频,我看完的感受是,觉得那上海男人说的真有道理。

上海人在上海家门口一个寻常小超市被要求不要说上海话,要说普通话,太魔幻了。

平心而论,上海话,在我的生活里,越说越少,但却镌刻的越来越深。

 因为会让我第一反应上海话开口的,只剩下了身边最亲近的人,沟通着我生命中对于我最亲近的一部分人。

我自私的推己及人一下,所有人的家乡话,对于自己都有着特殊的的意义。 

 家乡话,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家乡话,是我童年时和父母和玩伴的记忆。

家乡话,纪录了我的青春懵懂,我的年少不羁,代表着我和朋友曾经的没心没肺,我对曾经傻傻的自己的埋汰和鄙夷。

家乡话,被我用来和爱人表达缠绵的心意,承载着我和我女儿的舐犊之情。

终有一日,当我去世的时候,在灵堂里对我最后的评论,不论是唏嘘,是怀念,还是幸灾乐祸,都是家乡话。

我的短短的一生,注定是一份只有我一个观众的VLOG,我只希望这配音,是纯纯的上海话。 

上海,可以是全国的,是全世界的上海。

上海话,必须还是我熟悉的那个上海话。

发布于
2020-04-06
点击登录